丽西娅的意料之中。“让琼莉相

时间:2019-09-01 作者:admin 热度:
  在默特尔海滩,克莱穿着游泳裤,光着脚站在地上,想说几句安慰雷克斯的话。穿着基督教联盟T恤衫的雷克斯颓然倒在地上,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电话铃在响,手机在响,大门口的蜂鸣器也在响,可是克莱所关心的只是雷克斯。“没事的,我保证。”他一再安慰他,可是雷克斯只是一味地哭。 
  在默特尔海些教会学校蔓延。各地学生似乎都在抗议、静坐、示威,这都是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遗风,尽管这一次不是与种族融合或者自由性爱有关,而是与宗教在当今大学中的作用有关。肯尼迪入主白宫时,罗马教皇没有出席他的国宴,更谈不上统治美国了。长期以来人们以为关于教会与国家的争论已经结束,可是现在它又成了热点新闻。等琼莉在里真特大学露面时,那里简直成了新闻记者的大本营,就像她记忆中与克里斯·艾曼坡在波斯尼亚时的情景一样,对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正拭目以待。 
  这对巴尼·凯勒来说并不意外,他知道她在内心从来没有把当主持人放在首位。她像警察一样完成自己分内的工作,尽心尽力,随机应变,富于热情。不出巴尼·凯勒所料,琼莉会像沃尔特·克伦凯特一样成功。当年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播报晚间新闻的克伦凯特被热情地迎进美国人的家庭和心灵,成为大家心目中的父亲或祖父,人们相信他所讲述的一切,即使有时他所说的纯属谎言;琼莉同他一样,已成为大家的女儿、妻子和朋友。她的美貌和不断涌动的乐观精神,加上她职业性的实事求是的报道风格,构成了她令人难以抵挡的电视形象。 
  这顿饭非常丰盛,可是,她们在准备这顿饭时似乎已经消散的紧张气氛此刻又出现了。两人都有些话没有明说,就像埃莎打开前门时的情形一样。琼莉觉得,她和史蒂文一起到她母亲这儿来了,而孩子们也是属于这儿的,照理应当经常来。可是由于埃莎,他们一直无法来。 
  这个报道本该结束了,但琼莉觉得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为什么当局在事故发生五天后才公布司机酒后驾驶的消息?事故发生一小时之内必须对司机进行血液酒精含量的检查,为什么在早期的报告中从未提到过他的血液酒精含量?琼莉又找到那个目去事故过程的司机,再次和他谈话,而且谈得比较深入,她注意到他一直在隐瞒某些情况。每当提到那辆公共汽车,他总要停顿一下。她认为他那种非常明显的犹豫态度令人费解。最后,她施展了她的看家本领进行劝诱,目击者才承认他觉得公共汽车完全来得及刹车。事实上,由于小雨,那辆公共汽车开得很慢;尽管那是个急弯,但还是能明显看见翻倒的拖车堵住了两个方向的车道,踩刹车是来得及的。然而官方对公共汽车的检验报告中没提到任何机械故障,她再次感到有疑问,拒绝返回华盛顿,想找出事情的真相。 
  这个健壮的警探说:“我马上就着手查这个托金顿,现在说说看,马里斯还可能跟哪些人谈过?” 
  这个节目是早就计划好了的《琼莉·帕特森报道……》专题的第一辑。 
  这个名叫托德·胡斯泰德的业余录像迷和渴望进入电视行业的年轻人的确帮了大忙。在广播博物馆招待会上,芬德利和琼莉认识的几个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人在闲聊。史蒂文和琼莉立即认出其中几幅画面上与这些人在一起的一张面孔:这个年轻人的面孔曾出现在最近他们收到的一些有关这些人的照片上。 
  这个名字在他的头脑里反复出现,他就像小学生接受惩罚,在黑板上把拼错的单词抄写二十五遍一样。 
  这个问题在爱丽西娅的意料之中。“让琼莉相信她的思路不对头,我甚至可以找到一个替罪羊。” 
  这股怒气没有减退,而是变成了恐惧,他把车开得飞快,他的每个毛孔都散发出疲劳。他突然意识到:他凭什么认为这样的事件已经结束了呢?只是因为他现在知道了这个阴谋,他们就会停止制造新闻?不会的。他们已经欲罢不能,不干到琼莉宣誓就职的时候是不会罢休的。 
  这话刺痛着琼莉的心,她所能做的就是使声音不要颤抖。“爸爸和我很好,这事很快就会过去的。” 
  这话他以前也说过。 
  这话她听进去了,她像受程序控制似的说:“沃尔-马特极力向您推荐拉斯特-奥利姆公司生产的‘美国色调’,因为他们的产品颜色绝对正宗。” 
  这件事使巴尼如坐针毡。他想,联邦调查局所了解的情况肯定比新闻报道中说的要多,但是现在对他来说更重要的不是尽快找到琼莉,而是如何保住自己。他已经想到她会把录像带交给联邦调查局,由那个业余侦探兼飞行员拼凑在一起的录像带,他知道这盘录像带肯定会涉及到他,但不会有确凿证据。她不可能有足够的证据,就连让法庭相信的证据都不足。认为这盘带子会给他造成危险的想法是可笑的,真正的麻烦是琼莉和史蒂文·帕特森这两个人。只要把他们消灭,他巴尼就有足够的力量走出困境。可是如果不能消灭他们,那他还是逃之夭夭,到南美找个世外桃源去过流亡生涯为妙,他笑起来,如果琼莉成了这个国家的爱娃,那么他就将是胡安·庇隆——逃往另一个国家寻求避难。 
  这深深触动了史蒂文。他有七个朋友死于那场空难,七个曾与他一起共事、跟他关系很好的朋友。“800航班怎么啦?” 
  这时,乐队突然高奏《向元首致敬》,表明总统和第一夫人的到来。琼莉不由得充满了自豪,心想,今天晚上的这一切完全是为了她…… 
  这时,琼莉和史蒂文赶紧进入转播车,把它从车库中倒出,永远离开了里士满。 
  这时,正在走廊里帮怀亚特把新鞋带穿在网球鞋上的史蒂文一下子跳起来。“什么?” 
  这时保安已经进入办公室,面对巴尼问道:“凯勒先生,出了什么——” 
  这时电话突然中断了。 
  这时琼莉明白了一个极其复杂、可是又突然变得十分简单的事实:查尔斯·帕特森已卷入其中! 
  这时他脸上露出钦佩的神色,尽管她是个对手,他还是喜欢她的睿智。每当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或者美国广播公司的晚间节目做得好,他都恨得咬牙切齿,可是如果节目的确好,他还是服气的。此时此刻他对她也是这样。“你很厉害嘛。” 
  这时他想起来了。“女人入主白宫?”他不无讥讽地说,“真他妈是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玩笑。”他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这时又有声音从他们上面传来,是脚步声。琼莉又一次高喊史蒂文的名字,希望上面是他。大家都抬头向上看,可是什么也看不见,巴尼拽着琼莉已经快到门口了。她拼命挣扎,乱蹬乱踢,可是没有用处,她怎么也无法从他手中挣脱。不过她每挣扎一次,他的枪就在她脖子上顶得比前一次更紧,摄像机把这一切都录了下来。《六十分钟》已经超过它的一小时播出时间,可是它仍在继续,这是电视史上前所未有的事件。 
  这似乎好得令人难以置信,得来全不费功夫。于是她问:“条件是什么呢?” 
  这是枪声,现场一片混乱,伊梅尔达撞倒在琼莉身上,两个人都摔在地上。保镖们扑在她们身上,其他人开始追击,过路者发出惊恐的尖叫。人们都没有忘记:科里·阿基诺的丈夫就是在即将参加竞选的时候被暗杀的。但这一次没有马科斯在幕后操纵,这次的暗杀实在骇人听闻、异乎寻常、不可思议。这个回归的歌舞皇后、乔治·汉密尔顿的舞蹈传奇人物、菲律宾群岛的埃娃·杜瓦蒂①,在马尼扛的著名公园里,在她又一次获得尊敬——或者说,是否真的得到爱戴,还是她夸大其词?——的时候,倒在一阵弹雨之中。 
  这项报道起初还带点趣味性和争议,但其后的发展就超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