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黑暗当中,已经是枪林弹雨,战火弥漫。

时间:2019-08-24 作者:admin 热度:
 
  宋   
  头疼欲裂的方子君流着眼泪,在稿纸上写下:   
  投票即将开始,乌云突然站起来。大家都看他,乌云慢慢脱去自己的迷彩服,然后是短袖衫。乌云就这么赤裸上身看着林锐,眼巴巴的。   
  投票结束,唱票完毕。   
  突击队长陈勇把手中的步枪背好敬礼:“首长,对不起。我是执行命令。”   
  突破终点以后,四个学员都栽倒了。官兵们蜂拥上来扶他们坐起来,拿矿泉水浇着他们的头顶和脸,救护队撕开他们的军装,给他们听心跳量血压。救护车鸣笛开进来,四个担架抬走他们。   
  突然,泪花盈盈的眼睛睁大了。   
  突然,田大牛被什么绊了一下,他还没反应过来,绊索连着的照明弹就爆炸了。   
  突然,一个光头从水里冒出甩出一头水花。刘晓飞已经游到对岸岸边抓住了岸边的树杈,冲着对岸的张雷他们高喊:“啊——”   
  突然,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出现在地平线上。   
  突然二连三连的歌声也弱下来了,两个连长纳闷地看着自己的连队。        
  突然斜刺里面出来一辆车差点撞着他们。陈勇三人被挡了一下都敏捷躲开了,司机伸出头怒喝:“你们找死啊?!”   
  突然一边一个推着她的背囊的手,刘芳芳立即轻松了。她回过头,左右两边是张雷和刘晓飞在推着她的背囊。他们已经换了自己的迷彩服,轻装跟上来了。   
  突然又蹲在地上哭起来:   
  吐得差不多了,林锐扶着砖墙站起来,就看见跟前站着一个三十多岁还是四十多岁的老志愿兵。虽然是在猪圈,但是老志愿兵还是军容齐整,洗得发白的迷彩服很干净,裤子绊扣也系着,最让林锐不可理解的是他居然还戴着特种侦察大队的狼牙臂章。   
  吐气如兰,一下子进入刘晓飞的心肺。   
  团长放下右手。   
  洼地。张雷被扔出人群,满身是血,鼻青脸肿。四个爱沙尼亚大个子笑笑,起身要走。   
  洼地。张雷又被扔出去了。   
  洼地里面,躺着四个戴着妇女和老人面具的男子,搞笑的是装妇女的男子居然还穿着裙子。脚下都是军靴,显然这都是爱沙尼亚军队的士兵假装的伤员。   
  外面,蓝军主官们都撕下了胸条,站在山上看风景。   
  外面,林锐摘下步枪手枪匕首交给身边的董强。董强拉着他:“副大队长,你绝对不能进去!”   
  外面车声,刘勇军下车大步走进来。萧琴还在拿着电话:“什么?她不接?麻烦你告诉她,我是她妈妈好吗?……她说谁的电话都接,就是不接我的?为什么啊?我是她妈妈啊……喂!喂!”   
  外面传出一阵哄笑。   
  外面的黑暗当中,已经是枪林弹雨,战火弥漫。   
  外面的军乐声隐约传来。   
  外面的炮声还在继续,张云的手却温柔起来。方子君乖巧地将自己的身躯抬起来,让张云脱去自己的军装和内衣。她闭上眼,等待着自己的成人仪式。   
  外面刘晓飞在前面匆匆走着,何小雨在后面喊:“哎哎!你走那么快干吗?”   
  外面劈啪响起鞭炮声。   
  外面哨兵跑步过来拉枪栓:“什么声音?!”   
  外面虽然瓢泼大雨,但是A军区抗洪前线指挥部的大帐篷一片肃静,先期到达的军区情报部部长何志军大校穿着迷彩服在前面介绍情况。伴随他的介绍,制作好的洪峰二维动画示意图出现在投影上。   
  外面乌云在指挥战士们加油,张雷看着远处山顶的直升机:“那是哪个部队的直升机?”   
  外面远处,炮兵密集射击开始,间或有高射机枪的粗重射击。   
  蜿蜒破旧的古长城在山头静静矗立,似乎在诉说着一个难圆的梦。两辆吉普车齐头并进,一个急刹车几乎同时停在下面。   
  完成这个突刺训练,老薛放下木头枪,自己给自己喊:   
  完了,该他训话。   
  完全是为了这个家。   
  晚点名开始,陈勇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小小的不满编的营很快点完了。他咳嗽两声:“下面我得说说关于战士推荐提干候选人的事儿!咱们营前一段训练任务重我也就没组织,今天政委催我了我就赶紧组织组织。每个连有一个提干指标,由所在排的战士推荐产生,然后上报营和大队常委,接着是军区直工部,然后任命才能下来。但是我们营现在不满编,只有一个连,所以也就只能有一个提干名单了。提干是每个战士都关心的大事儿,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认真对待。一周时间大家仔细考虑,一周以后全营无记名投票。解散!”   
  晚饭完了,老薛又开始锻炼体能。他年纪大了,体能训练不能跟小伙子一样了,但是还是很认真。   
  晚风扶柳笛声残,   
  晚上,林锐跑了。   
  晚上,他给谭敏写信,忍着恶臭在台灯底下写:   
  晚上,徐公道做东,请何志军和耿辉出去吃饭。这个面子自然是不能不给的,两人就穿上便装出去了。都喝了不少,徐公道还大声唱起了《侦察兵之歌》:   
  晚上,在家宴上,老爷子一高兴多喝了两杯。公务员不乐意了,老爷子急忙道歉:“我不该多喝!”   
  晚上,张雷坐在作战值班室,想了半天要了家里的号码。是老妈接的,也顾不上寒暄,张雷就问:“我爸在吗?”   
  晚上。林锐把自己的照片递给乌云的母亲,乌云的母亲仔细地和乌云的照片挂在一起。   
  晚上。林锐在熟睡,那双粗糙的手抚摸着他的脸。眼泪吧嗒吧嗒滴在他的脸上,乌云的母亲抚摸着林锐的脸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