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缭绕,石阶旁各色小花正在开放,星星点

时间:2019-08-15 作者:admin 热度:
香的身上到处都是这种香气,脱了衣服后更是满帐子都是,枕头上、被子上、床帐上,尽是月季花香。 
  香橼寺一派烟云缭绕,石阶旁各色小花正在开放,星星点点地藏在绿色丛中。香橼寺的住持宏允法师站在香徵殿的屋檐下,合十恭候。 
  享用过晚饭后,鹿侯爷和福太太去了后花园。月中的夜晚天上繁星点点,鹿侯府廊厅上的灯笼也全部被点了起来,整个后花园光亮如昼,廊亭旁的花儿开得正旺,香气一阵阵沁人心脾。福太太叫人在廊亭上摆了桌椅,并唤了同州城梨园行几个有名的生旦角来府,要唱《三娘教子》,这是鹿侯爷平时最喜欢的剧目。她说:“老爷多日疲惫,今天难得歇下来,听听戏也算放松一下。” 
  小姑娘高兴地对鹿恩正说:“我叫章虫虫。” 
  小姑娘就仰着花之前,谁也不能往花瓶里插花,否则坏了小姐的兴,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小梅回过身,她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红香。“我又没病。”她小声说。 
  小梅急忙说:“那也不行,这是太太吩咐的。” 
  小梅接过那束花,把花抱在怀里,扬起眼角看着阿财,而阿财早就红着脸躲到灶台那边去了。“我问你,昨晚是不是听到了后院的泼水声?”小梅说。 
  小梅警觉地说:“谁?”   
  小梅就是在这个时候冲进红香屋子的,长久以来小梅有事没事的总喜欢从小院前经过,她是听到了屋里的叫喊声才进去的,她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大跳。她看见冯姨正把红香按在床上扇她的耳光,嘴里愤怒地喊着:“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以为自己还怀着鹿家的少爷吗?”小梅吓得魂飞魄散地逃了出去。 
  小梅就笑了。对阿财来说,这是他看到的小梅的第一个笑容。   
  小梅就嘤嘤地哭了,幽幽地说:“是福太太叫你把药喝干净的,又不是我。小姐,你不能怪我,你不能赶我走。“ 
  小梅看着红色的污水说:“小姐,你又自己动手洗床单了?” 
  小梅看着莲儿,往后退了一步。 
  小梅立即说:“小姐,福太太吩咐了的,水要热一些,太太说这样才能洗去您一路的疲惫。”说着她们就把红香往水里推。红香被烫得“呀”地叫了一声,挣脱了丫鬟。丫鬟们被红香甩了半丈远,不知所措地看着红香。 
  小梅忙说:“这是红香小姐。” 
  小梅没敢按照红香说的那样扔掉那些药,不过当天她试探着没去熬药,对此,红香什么也没说,福太太也没有派人过来。小梅想,也许这些药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 
  小梅没理会阿财,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恨恨地说:“我一定要去告诉福太太,我整天伺候的是潘金莲,是勾引葛老爷的潘金莲。” 
  小梅每天下午的事情就是熬药,苦洌洌的气味经久不散地到处飘散,像深秋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